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盐业文化 > 盐业史话

印度盐工:晒的是世界上最洁白的盐,更是心中的完美
发布时间:2015-05-29  作者:LaNü

       没有水、没有电,只有海市蜃楼里的骆驼慢慢走近,沙漠里时刻不停的水泵,发出有节奏的汲水声,应和着Sanabhai一家人的心跳。
 

       他们是世界最辛苦的劳动者之一,却有着一颗追求极致完美的心,用延续400年的传统方法,创造着世界上最洁白的盐。
 

       在印度西部的古吉拉特邦(Gujarati),每年有超过4万印度人、上千个家庭在9月迁徒到沙漠边缘,用8个月的时间,挖开炙热、龟裂的土地采汲盐水、垒池晒盐。

这些辛苦劳作8个月的盐田会在雨季到来之后被冲走,变成一片汪洋。
 

       作为印度导演Farida Pacha的第一部长片,纪录片《我的名字叫盐》2013年底首映以来,在各大国际纪录片节、电影节上频繁获奖或提名。
 

 

       Farida花了5年时间研究印度沙漠里的采盐人和他们的家庭,在她看来:“这不是讲述社会问题的纪录片,尽管采盐人的故事令人震撼,吸引我的是关于生存、更本质的问题:是什么驱使他们年复一年、一代又一代返回沙漠,重复这项单调而辛苦的劳动?在这种存在里他们找到了怎样的意义?”
 

       在方圆5000平方公里的沙漠里,Sanabhai一家用卡车载着所有的家当找到了自家的盐田,一边搭建简陋的房子,一边用最简易的工具开始挖坑。从坑里拉出满是泥的水泵,清理干净、接上水管、添好柴油,接下来的几个月,能听到的就是水泵的不停歇的轰鸣声。

Sanabhai的妻子正在准备食物,双手拍打面饼的节奏与远处飘来的水泵声相互应和。
 

       不变的场景、简单的重复动作、极少的对话,缓慢安静的镜头、没有采访、没有配音、没有戏剧化的情节,影片不表现大的格局,只是在单一的空间里,捕捉微小的喜悦和艰辛。
 

       导演Farida拒绝一切的景深,希望用“全部的清晰”完成纯粹的观察,她之所以采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纪录片主流的“观察式”创作方式,因为“这个片子我觉得没有更合适的其他形式”。影片摄影师Lutz Konermann尊重定下的“规矩”:“拍摄前就有一个原则:不要动摄像机。这个原则既严格又强大,很难坚持却对片子很有帮助。找到这种风格的另一个条件是,在沙漠里他们的劳作和家庭生活大多时候是重复的,我们有时间去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捕捉画面。”
 

       为了夯实盐田,Sanabhai一家反复地用脚踩紧每一寸盐床,轻快而独具节奏感的动作变成了燃烧的地平线上一场特殊的舞蹈。

在无休止的劳作之外,Sanabhai的父亲只是抽抽烟、修修工具。
 

       在这8个月里,Sanabhai一家要细心地应付各种情况:泵坏了、盐田的水位下降了、意外的大雨或者沙尘暴。而晒盐的每道工序都需要细致和精准,盐床踩踏不好会随时变软,犁耙即使只有一根齿错位也会毁了数月的辛劳。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无意让观众去赞美、同情或者以任何方式评判他们的工作和处境,只是留下一个安静的空间去欣赏这个传统工艺中,每一个细节的美”,Farida曾与许多家庭一起居住,但最终选择了Sanabhai一家,“因为这家的父亲是一个完美主义者,他做了很多努力,只是为了把盐做到极致,虽然价格并不会有变化。他在特别用心地做最好的盐,这种人已经越来越少了。他跟我说过好多次,做最好的盐是没有捷径的,必须要一步一步慢慢来。”
 

        艰苦的晒盐,变成一次次精心雕琢的冥想。

Sanabhai的女儿在绷床边玩耍,一旁的收音机放着印度流行音乐。相对于隔绝的沙漠来说,孩子们更向往外面的世界,这对于家庭做盐的传统来说是一种挑战,也是一种趋势。
 

       在即将收获的时节,全家梳洗打扮,穿上节日的服装进城,这是他们唯一离开沙漠的时候,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晒盐的辛苦,不仅来自每天长时间的劳作,更因为与之对应的低廉的盐价。为了支付挖井和水泵的燃料,采盐季之前,Sanabhai向城里的盐商预支了一大笔钱,但如果盐的质地不够洁白,结晶不够大,他必须降低预先谈好的价格,一年收入便会减少。

只有盐商出现时,Sanabhai所承担的压力才会写在脸上。
 

        雨季将至,Sanabhai一家在夜里将设备重新埋进土里,以免被偷,然后离开了沙漠。明年他们会再回来。
 

       纪录片完成以后,Farida将影片带回沙漠里,用Sanabhai家的床单作幕布为他们做了首映,“他们是印度最先看到这部片子的人,他们没看过电影,看到自己会笑,有时还会说再看一遍。他们和亲戚、邻居都很喜欢这个片子,我们的拍摄让他们有一种自豪感。”        
 

       Farida在她的导演手记里写道:“Sanabhai一家让我看到了远古神话里西西弗斯的影子,众神惩罚他永久劳作却没有收获。如果把生命简化到它最基础的等式:‘劳作就是生命,不劳作就不再是活着’,那么这部影片给我们一个更深的哲学思考:劳作的意义是什么?我们为什么做着手中的事情?劳作和生命的关系又是什么?Sanabhai的故事说的不是我们生活的世界,而是我们自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片名:我的名字叫盐 My Name is Salt
制片国家/地区: 瑞士 / 印度

       导演:法丽达·巴夏 Farida Pacha
 

       摄影:鲁兹·柯勒曼  Lutz Konermann
 

       首映时间:2013年11月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片长:92分钟

版权所有:东营市盐务局
备案信息:鲁ICP备13004806号
技术支持:华拓网络